壹手貨源,品質保證,全球配送!

催情藥訂購

今天可是張導特意請妳來的蒼蠅水

眼尾輕掃了慕晚壹眼,米瑜笑起來,說:“謝我做什麽,今天可是張導特意請妳來的。”
  “哎,不用謝不用謝啊。”沒等慕晚說話,張承澤笑著揮手,“上次看她喝酒喝得實誠,找個酒友罷了。”
  聽了張承澤的話,慕晚已經打開了手邊的酒瓶,白酒的氣息壹下竄出,還未喝,人就熱了起來。慕晚二話不說將酒杯倒滿,笑著對張承澤道:“既然張導看得起,那我先敬張導。”
  開局她敬了張導三杯,三杯過 蒼蠅水後,場子熱絡開,張導就說起了這部劇拍完之後的下壹部的計劃。慕晚應承著,說自己挑不起太大的角色。壹來壹回,張導心知肚明,再也沒和慕晚說過話。
  飯局途中人來人往,人太多,小角兒沒人註意。慕晚喝了三杯白酒,喝沖了,在人們的喝酒聊天聲中,她起身離開了。
  沒有回自己房間,慕晚先去了洗手間。
  文城的陳釀果然厲害,慕晚胃有點燒,她洗了把臉後,出了洗手間,靠在了外面的墻壁上。三杯倒不至於醉,只是有些身體發熱和意識不清罷了。墻壁觸感冰涼細膩,十分舒服,慕 蒼蠅水晚貼在上面,看著走廊裏的水晶燈,眼睛裏的光圈壹點點變大變小變朦朧。
  這個場景有些熟悉。
  記得不過在半個月前,她也是在飯局上喝多了酒,出門靠在墻壁上醒酒。她還記得那天長廊地毯上的竹葉,壹片壹片,還有竹葉上站著的男人。
  清冷的臉,修長挺拔的身體,淡淡的消毒水味……
  人喝醉的時候,仿佛用的另外壹個腦子來記憶,醒來後會忘了喝醉酒時發生的事情,等再喝醉就記得起來了。
  慕晚記起了什麽?
  低沈的聲音,淺薄的呼吸,沈穩的心跳……還有被她抱住的堅硬的身體。
  慕晚仰起頭,喉間壹陣發燙,她輕咽了壹下,喉頭微動,皮膚漸漸熱了起來。眼睛裏吊燈的光圈越來越大,慕晚拿出了手機。
  “餵,柳醫生,妳在哪個房間?”
  酒壯慫人膽,說的就是如此。
  作者有話要說:  慕晚:我要去性騷擾了。
  柳道長:洗幹凈了。
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520td.net. 臺北性藥迷藥專賣店 版權所有 
地址:臺灣高雄市左營區中山路 性藥 迷藥 春藥 催情藥

本站含有色情或不雅成分,凡年齡未滿18歲或當地規定的合法年齡,或對該類產品反感人士,請即刻離開.